【济南时报】独自上大学 谁说做不到
         一碗水饺、一个月饼,9月4日凌晨2点,张永宝便睡不着了,起床为自己做了上大学离家前的最后一顿早餐。吃完饭,张永宝将几件换洗衣服和鞋子塞进了行李箱,顶着满天的星星走出家门,急匆匆地朝车站方向走去。开学第一天,被山东轻工业学院录取的19岁胶州男孩张永宝决定独自到大学报到,“以后干什么都得自己来,爹娘不能老跟着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学第一步:自己坐车出远门
      凌晨3点多的火车准点驶入胶州站,张永宝拖着一个简易行李箱,手里拿着一个淡蓝色的小布包,踏上了这辆开往济南的列车。其实张永宝是家里的独生子,自己一个人出这么远的门还是头一次。早上7点多,张永宝安全到达济南,拿起自己刚买不久的手机,他拨通了家里的电话:“妈,我到济南了……”两三句说完,他便挂断了电话。
    

      初秋的济南清晨微凉,张永宝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T恤,早上9点多,他终于等到来接站的校车,上午11点多,他到达了山东轻工业学院。“大学真大!”下车后,张永宝说出了他对大学的第一印象。
       一个人、一个行李箱,在家长簇拥的新生报到现场,独自来报到的张永宝成了众人围观的对象。“以后干什么都得自己来,爹娘不能老跟着。”说起这话,张永宝带着浓浓的胶东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独自报到,被别人家长挤一边
      张永宝拿着自己的简易行李,独自来到信息学院报到处,“你好,我来报到!”走到报到程序的第一站即咨询处,张永宝与学长学姐打了一声招呼。“你确定你缴费了吗?”工作人员在一沓缴费单中没有找到张永宝的名字。“我确定一定有我的。”张永宝并没有表现出着急或担忧,而是靠在桌子上气定神闲地看着工作人员,等工作人员慢慢找。翻了两遍,工作人员终于找到了张永宝的缴费单。“我确定有,就肯定有,怎么样?”张永宝接过自己的缴费单,有点小得意地说。“帮我看看我孩子的信息。”正当张永宝等待办理下一个手续时,一位家长拽着自己的孩子,将张永宝挤到一边。受“排挤”的张永宝并没有生气,反而又向边上挪了挪,给那位家长留出更大的空。经过耐心等待,张永宝终于领到了自己的宿舍钥匙:21号楼438宿舍。“校园这么大,上哪去找宿舍?”当很多新生忙着咨询志愿者时,张永宝拿出了自己的手机,翻出了自己早已存在手机上的电子地图,按照地图指示,他顺利地找到了宿舍。8人间的宿舍已经“入驻”两人,简单地打过招呼,张永宝便开始收拾自己的床铺,先铺褥子,再铺床单……就这样,崭新的大学生活画卷在张永宝面前展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儿子报到父亲扛来一袋苹果

      从乡下运到平度市,再经大巴运到济南,一麻袋苹果随着艾先生辗转近千里,终于“抵达”了山东轻工业学院。艾先生的儿子艾晓禾是山轻工的一名新生,为了让儿子的同学能尝一尝他们家乡的苹果,艾先生在送儿子报到的同时,特意捎过来一麻袋苹果。
    
      记者见到艾先生和他的儿子艾晓禾时,他们正坐在新生报到处休息,艾晓禾手里提着的一塑料袋苹果引起了记者注意。“为什么带着苹果来报到?”记者开玩笑地问,没等艾晓禾回答,艾先生拍了拍身前的一个麻袋说:“这里还有呢!”
    
      看着记者有点不相信,艾先生打开麻袋封口,里面全部是巴掌大的熟透的苹果。“这都是给孩子的同学吃的,让他们尝一尝我们家乡的苹果。”艾先生告诉记者,他们家位于青岛平度市,这些苹果是艾晓禾在乡下的奶奶种的,他从乡下把苹果带到了平度市,然后又坐了4个小时的大巴,让这袋苹果陪着儿子来报到。
    
      休息了一会儿后,艾先生扛起这袋苹果,和儿子向新生宿舍走去。